第一百零一章 云州的条件(一)(1 / 2)

宋廷风面不改色,冷漠道:

“这里是京城,不是云州,阁下要告状,尽管去。

“你要真敢这么做,老子还佩服你是个人物,若不敢,你就是个没软蛋的怂货。”

他单手按刀,表情桀骜。

丝毫没有被姬远吓唬住。

这是个愣头青吗.........许元霜诧异的审视宋廷风,按照目前的局面,大奉皇帝、诸公都迫不及待想议和,停战。

整个大奉高层都被监正“殒落”的事件吓破了胆,这个节骨眼上,敢不怕云州使团,且这般硬气的,要么是愣头青,要么是有靠山。

但就算有朝堂诸公做靠山,惹怒了九哥,恐怕也保不住他。

“放肆!”

姬远没开口,他身后的云州官员们怒了,指着宋廷风训斥:

“敢这么跟九公子说话,你有几个脑袋可以砍?”

“当众辱骂和谈使者,仅凭这条罪,就能让你入狱。”

“粗鄙的武夫,不知天高地厚。”

姬远“啪”的打开折扇,端详着宋廷风,笑道:

“哦,看来是有靠山啊,说来听听。。

“本公子倒是想知道,是谁指使你潜伏在驿站,试图破坏和谈,图谋不轨。”

一大,直接一刀咔擦了他。”

新入职的几位铜锣将信将疑,虽然宋头儿一直鼓吹自己和许银锣是铁杆交情,他们私底下找其他前辈求证,也说当初许银锣和宋头儿,还有朱银锣走得近。

但大家都知道宋头儿喜欢吹牛,其中肯定有夸大成分。

比如宋头儿常常说:

“许宁宴这个人吧,有个嗜好,一天不去勾栏就浑身难受,尤其喜欢当值的时候去。我和朱广孝那么正派的人,说不去不去,要巡街。但硬被他拉着去勾栏。你要问我为什么非要当值的时候去,当然是因为他晚上要去教坊司白嫖浮香姑娘,没时间去勾栏呗。”

这不是开玩笑嘛,全京城的人都知道许银锣在教坊司睡花魁都是不给钱的。

区区勾栏,他看得上眼?

所以铜锣们对宋廷风的话,只信三分。

............

另一边,金銮殿。

殿前议事已经结束,永兴帝按捺住焦躁情绪,不动声色看了一眼掌印太监赵玄振。

后者心领神会,高声道:

“宣云州使团觐见!”

静等半盏茶功夫,殿门外静悄悄的,毫无动静。

“宣云州使团觐见。”

依旧没有动静。

赵玄振看了一眼脸色凝肃的皇帝,额头顿时微微出汗,他转身朝御座躬身,从左侧疾步出殿,去打探情况。

不多时,小跑着返回,来到御座前,低声道:

“陛下,云州使团还未入宫。”

永兴帝脸色一沉,冷冰冰的看了他一眼。

赵玄振没有解释,只是轻轻道:

“已派人去请。”

永兴帝收回视线,淡淡道:

“再等一刻钟。”

“是!”赵玄振低声应道。

殿内诸公尽管没听清君仆对话,但也能猜到是什么情况,无非是云州使团“姗姗来迟”,误了时辰。

诸公都是经历大风大浪的,不动声色,但心里暗暗评估起来。

云州使团的领袖是一个叫姬远的年轻人,自称九公子,乃潜龙城一脉城主的第九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