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百二十四 血的味道(1 / 2)

田泰出球后也没闲着,另领着一帮职业球员前插,作为第二梯队,杜牧则带了帮草根队友死磕第二梯队。/p

最终得看老狗和吴啸厉的对决。/p

吴啸厉并不以速度见长,所以这次回追虽然累了点,对严洋还算公平。/p

吴啸厉拿到球的时候,他用防守距离诱使对方传球,吴啸厉深知剧烈运动后传球并非自己所长,不吃这套,要近身收拾他。/p

严洋无奈卖了个破绽,预备放铲。/p

吴啸厉像没看穿似的照着那个破绽突进去,就在严洋下地的一瞬间,把球搓了起来。/p

小禁区内,洪二和郎举短兵相接,球先被郎举挑高,高过洪二头顶,却不知为什么洪二竟然没有用手来够,跟着,球飘进了网内。/p

球场内外反而彻底安静下来,韩单一来就看到洪二脸面上的血,他能看到,红蜻蜓,其他二位五虎将自然也能看到,知道还是得等天命,只是立场和上次完全相反——对每个人都是。/p

严洋大怒,忘记被这次回追几乎掏空的身子,跳起来,朝着小禁区傲慢地俯视伏在地上的洪二的郎举冲过去。/p

蒋灏最着急,已经叫出声来:“洋娃娃,收啊!”/p

严洋只想着新仇旧恨一并算,这次挂彩不算个啥,715以及洪宇岚的血海深仇做梦都想把他碎尸万段。/p

郎举却笑眯眯地看着严洋,心道:这下连挑逗的话都免了,还说要夸下洪大夫的活好什么的你这拳头才落得到实处。/p

刘黑娲是最害怕丢球的,刚才直接吓傻了,拿给蒋灏喊了一嗓子,清醒是清醒,也不知道具体该说什么,只是叫道:“不要啊,严师兄!”/p

天命鸣哨,效用堪比棒喝,盛怒之下的严洋居然立定,听到天命说:“郎举危险动作,芭比兔进球无效……”/p

郎举耸肩撇嘴道:“血性哪去了?要不要我再描述下她的咸,让你像个男人一样威武雄壮?”/p

讲到这里,声音转高,淫笑道:“那是海的味道——”/p

全能的天命有所为有所不为,郎举这当说了什么就没叫看直播的观众听到,拉了个远景,卫佳皇能看见本来被天命打岔的严洋再度暴走,满脸是血的洪二挡住了他:“赢不了球,什么都改变不了。”/p

郎举拍掌道:“真理!”/p

转身就走,正好和金家的医生擦肩而过。/p

严洋看着那血淋淋的脸,没法再暴躁,叹道:“也对,他个中锋,搞他有的是机会。”/p

洪二沉声道:“这就是他的目的,本来这球他够不了的,多此一举,却一举多得。”/p

严洋脸色一冷:“我们如果不回应,多半会继续撩下去。”/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