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5章 不共戴天(1 / 2)

“帮……帮帮我。”/p

下意识的反应,让离不弃毫不犹豫地吐出了这样拼凑的一句话。/p

“嗯,好!不过主人,我为什么不怕控制?”/p

“帮我……”/p

离不弃的脑子开始坠落,无边无际的黑夜将他弥漫。/p

他吃力地说完这样一句话,最后,心中的哀怨溢于言表。/p

“好--”/p

下一刻,离不弃只觉得,一阵没完没了的冰霜,已经将自己覆盖。/p

他的身体在这样严酷的冰霜内,也没有被冻僵,甚至,他的脑子开始高速运转。/p

“这是擂台。”/p

他的眼前呈现出邢茗邪魅的模样。/p

后者抬起手来,狭长的剑柄已经被他按住,宝剑几欲出鞘。/p

他的扇子却不知道哪里去了。/p

“啪”地一声,剑鞘脱落,两把小扇子飞到他的耳畔立起,组成一个对称。/p

剑锋闪烁,邢茗持剑走来,稳定地对准了离不弃。/p

“这是青烟?”/p

眼前的青烟,带着无法逆转的凶戾气息,不同寻常的力量波动,让它趋于一种毒雾。/p

有毒的雾气!/p

“冰霜……我可以将它发射!”/p

虽然离不弃操控冰霜只是初步,但他的体内自带冰霜加持,先前二度昭告天下,邢茗肯定会找法子将他的优势束缚。/p

没想到,他用了一个蛊惑人心、控制人的邪恶诅咒。/p

“燃烧殆尽的符纸。”/p

眼睛一瞟,离不弃发现青烟之中的一些碎片。/p

这就是邢茗用于让他失去理智的符纸,也就是离不弃最不愿意看到的东西。/p

这一切,无可厚非--邢茗,他必须要战胜。/p

“哗啦--”/p

他看到自己手上喷出冰气,看到邢茗的神色变化。/p

他的脸上,古井无波的钢板也扯出幅度。/p

他的手上,更是继续燃烧起了一些火焰。/p

这是符纸的连锁爆炸!/p

因为诸多原因,有些人炼制符咒,是会一分为二,这样可以借助没有烧去的另一半符纸,控制青烟。/p

这是一种保险的方法,可以防止误杀无辜。/p

但今日,邢茗出手不凡,带给离不弃的印象,就是阴森而神秘,强大而冰冷。/p

“轰”地一声,眼前的青烟伴随邢茗那里燃烧的青烟,融为一体。/p

耳畔狂怒地尖叫平息,离不弃的呼吸也可以被他听得到。/p

剧烈的幻象破碎,成为为数不多的符纸碎片,飘散在天空中。/p

而离不弃的内心,也有底了。/p

他挥拳轰击眼前轻薄的青烟,抬腿猛踹散碎的符咒。/p

这不是故意做戏,这是热身运动。/p

接着,冰气散开,邢茗的脸上,头一次产生认真。/p

“打?”/p

他的声音顺势吹入离不弃耳中。/p

“打什么打,你看着好了。”/p

但下一刻,先动的可不是邢茗,而是离不弃。/p

他跃向邢茗耳侧两段的扇子,果不其然,它们已经开始膨大,但没有离不弃的冰霜快。/p

顺势,他投掷自己的佩剑,冰霜为媒,让它逼近邢茗。/p

这两把扇子,都是可以影分身的,虽然邢茗看似还可以撑一阵子,但这样下去,他铁打的身体,也无法再支撑了。/p

所以,离不弃选择了这样的方法。/p

“主人,我想我可以帮你一下。”/p

他的身体刚想起步的时刻,小鬼的声音出现。/p

“可以?”/p

“是的。场面乌烟瘴气,我想我可以帮你干扰它们。”/p

话音未落,离不弃只觉得身上释然,没有任何包袱。/p

如有什么东西,从他的身上抽离,没有理由,就是出去了。/p

“滋滋--”/p

莫名而熟悉的阴冷充斥离不弃身侧空气,邢茗的表情,如幡然醒悟。/p

“离不弃,原来你也是!”/p

他恶狠狠地朝着离不弃,手上持剑,和离不弃佩剑开始打斗起来,上下飞腾。/p

“这是鬼气。但是,邢茗是不是也养了一只鬼魂?”/p

可能是他接触的符咒体系,亦或是其他的奇遇,让邢茗认出他“饲养”了一个魂魄!/p

但是,这种熟悉亦陌生的感觉,真的可以给扇子一些伤害?/p

一种如水草的凝滞之感,在那两把扇子的身上产生。/p

小鬼在空气中,也和青烟一样,都不是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的实体。/p

顿时,那两把扇子齐齐亮起,身上的闪烁光彩,有点仓促且不善。/p

但这一切,离不弃无暇顾及。/p

打散青烟,他快步走起,对准眼前的邢茗,虎虎生风地继续迎上去。/p

“呵--”/p

猛然,邢茗的身体再度变化。/p

离不弃学习的武功,有一门,就是那个神秘人授予的,让他敢和邢茗较量的“云隐步”。/p

而现在,邢茗使用的……/p

“影遁!”/p

邢茗吐出一个傲然的声音,他的身体,瞬间化作黑烟,开始环绕离不弃。/p

“他这是要把我打下去,一点点将我逼到擂台边,然后……”/p

他抬手,一道冰霜喷涌而出。/p

“呲呲”的声音轻微,现在,小鬼的魂魄将那两把扇子直接困住,它们无法挣扎,只能上上下下微微挪移。/p

冰霜很灵活地缠绕在扇子的身上,如蛟龙,如小蛇。/p

离不弃的身体挪动很快,没有任何迹象可循。/p

但是,邢茗还是紧追不舍,让离不弃的心,也不堪重负。/p

他几乎可以瞥见无助的未来。/p

闪到扇子旁边,它们被空气托起,小鬼无形中被离不弃发现,它化作薄膜,缠绕在这扇子身上。/p

冰霜沿着扇子攀爬,剑气将邢茗一次又一次的袭击,都彻底抵御。/p

“唰唰唰”的声音不绝于耳,此刻,离不弃望着眼前再也无法动弹的可怜扇子,心也放下。/p

“离不弃,你这样没用的,我照旧可以把它们复原……”/p

“那好。”/p

邢茗的身体在不远处显现原型,他喘着粗气,猛然发现,离不弃的手指间,迸发出如火的一簇闪光。/p

“呲呲”的声音过去,火焰腾空而起,烧着被冻僵极寒的扇子。/p

“不--”/p

邢茗的脸色刹那间苍白,他的身上,冷汗冒出,最后落下。/p

此刻的他,完全忘记了反抗,忘记了离不弃身后正在前行的剑,忘记了自己此次宣泄的目的,忽略了离不弃唇角扯出的一抹笑容。/p

这是离不弃最由衷的笑意,没有之一。/p

“啊!”/p

脚下的步伐莫名紊乱,邢茗的后颈被铁器猛敲了一下。/p

最后一刻,他伸出手,但脸上分明露出了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。/p

“呵呵,你被我打败了。”/p

不知道邢茗有无听见,但是现在,离不弃的声音,也是给楼昱说了听的。/p

他的神情轻松而坦率,而邢茗身后的剑锋,闪闪发亮。/p

但是,邢茗的身体已经缓缓倒了下去。/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