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94章 今晚恰鱼鱼(1 / 2)

集市方办公室。

大门开着。

刘星大步走了进来。

见丁兰在靠窗的办公桌前忙碌,走过去就问道:“昆仑哥人呢?”

“他刚才带着赵构匆匆的来过一趟,后来说要去接人,具体的我也没问。”丁兰抬头回道。

很显然,这个接人,是去接王毅跟汪丹的家属过来。

刘星听着松了一口气。

既然不需要他去提醒,那肯定是再好不过。

坐下来正要休息喝口茶,丁兰却是将厚厚的账本递了过来:“这是今天在百货大厦收取的管理费用,你过目一下,除了极个别的商贩没有出管理费,其他的都给了,而且是按照你给出的标准收的,他们没有一个有意见,有的甚至想一年一年的出呢!”

“管理费用肯定不能一年一年的出,因为随着集市的发展,货币的膨胀通货,越到后面管理费用会跟着涨上去的。”刘星接过账本随口回了一句。

言下之意,这样看似省了很多的事情。

但其实亏大了。

“我懂了。”丁兰连点头。

刘星打开账本仔细的看了起来。

片刻后,满意的还给了丁兰:“现在这百货大厦的管理费用,加上出租的楼层,基本上都能维持在四十多万一个月的收入,总的来说还是很不错,但接下来你可不要掉以轻心了,因为要想将一个商厦管理好,它其实很不容易。”

“我现在就觉得头大了。”丁兰苦笑了一声。

“哦?”刘星看向了丁兰。

“卖酱油的周老板这次在押送货物回集市的途中出车祸了,一大货车的酱油大部分都变成了报废品,他找集市上好多老板借钱周转,想度过目前的难关,结果没有借到多少钱,这不之前就让他媳妇找到了我,想让我以集市方的名义借钱给他。”丁兰轻叹一声,接着就将内幕给说了出来。

很显然。

这钱要是借的话。

又不是小数目,怕周老板不还。

但要是不借,又会寒了周老板跟一众商贩的心。

毕竟周老板这人在集市上做生意是出了名的大好人,口碑跟信誉都很好。

刘星一愣之下就听出了丁兰的话中的意思,他笑了笑道:“周老板他说要借多少钱啊?”

“一万,而且他还承若给利息,写字据。”丁兰回道。

“那你等下亲自跑一趟,给他送去两万块钱,不要利息,也不要他写字据,而且这钱算是我私人借给他的。”刘星端起了茶杯,然后给出了建议。

之所以这样大方。

那是因为按照重生的记忆。

这个周老板在几十年后好歹也是身家几千万的老板。

而且做人做事初心未变,口碑跟信誉都出奇的好。

再这样的情况下,他作为集市方的负责人,要是不出手帮一下,那多少有些说不过去的。

“你确定要这样做?”不知道内幕的丁兰大吃了一惊。

虽然刘星现在很有钱,但是两万块钱,那也不是小数目啊!

“确定,以后集市上有信誉有口碑的商贩,要是在经济上遇到了困难,需要借钱周转的话,不超过一万你就直接做主借给他们好了,出了事情我不需要你负责。”刘星说完端起茶杯浅浅的喝了一口茶水。

“好吧!”丁兰知道刘星决定的事情很难改变。

在笑了笑后只得同意的点头。

“对了!”她道:“之前牛连芳给我打来电话了,想让我给她一些广告业务做做,要不然HY电视台这个月就会连工资都发不出来了。”

“这个你不要跟我说,上面的政策摆在那里,咱们不能逾越,不能当第一个踩红线的人,到时候牵一发而动全身,咱们会很被动的。”刘星认真回道。

这可不是他绝情。

而是在商业广告这一块,现在根本就不能乱动。

因为要是没有记错,此时真有好多大领导在偷偷看着呢!

一冒头,或者踩红线,只怕就会当成典型的例子来抓了。

虽然不至于被枪毙,但后果也是很严重的。

而牛连芳作为HY电视台的负责人,要是连这点抗压能力都没有,那还做什么电视台的负责人啊!

丁兰见刘星这样回答,那是尴尬不已:“那行,我等下就打电话跟牛连芳去说。”

“好!”刘星闭上了眼睛,开始思考了他想不通的问题。

丁兰没有在打扰刘星。

而是起身去找周老板去了。

而就在这时,刘星的耳边突然间传来一声熟悉的哞叫。

“黑犊子?”刘星连忙在睁开了眼睛,透过窗户看向了地面柴房的位置。

当发现黑犊子正仰着头看着他,那是忍不住笑了。

在一口将茶杯中的茶水喝完了后,起身就走出了集市方办公室。

……

柴房门口。

黑犊子见刘星来了。

那是欢快的围着刘星跑动,然后用牛角蹭了蹭刘星的手臂。

“想出去溜达吗?”牵上牛绳的刘星淡笑问道。

哞~~!

黑犊子连叫唤了一声。

“那走吧!”刘星牵着黑犊子就朝外面的街道走去。

令他始料未及的是,在百货大厦的门口,居然碰到了瓜子、小不点、小包子、赵静、兰兰、楠楠、小豆豆等小家伙,他们有些家长也陪在身边。

看架势,还有准备的东西。

这是准备去河边洗澡。

刘星见刘冬菊将小卤蛋都抱上了。

那是忍不住说道:“大姐,你这样子就不要去凑热闹了吧?”

万一出了什么事情,那可是很麻烦的很。

“没事,我带小卤蛋去河边洗澡都有好几天了,而且他也喜欢,你姐夫也说了,让小卤蛋早点学会游泳,小不点也一样。”刘冬菊笑着回道。

“好吧!”刘星居然无言反驳。

当然了,也是放心。

因为今天陪同小家伙们去洗澡的,除了刘冬菊,还有刘烨、端木洪、等等十来个集市方管理。

这样的队伍去河边洗澡,的确让人放心。

而且现在因为天气炎热,河水也不深。

只要不作死,那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。

想到这,刘星也没有在废话,牵着黑犊子就与刘冬菊同行,有说有笑的朝河边走去。

瓜子、小包子、赵静、小豆豆、兰兰见状,笑嘻嘻的连忙爬上了牛背。

小不点、楠楠则是坐在了阿虎的背上,一路小跑率先跑了。

这让刘冬菊担心不已,但也没有去多管。

因为端木洪带着两个集市方管理骑着自行车已经追了上去。

……

来到河边的时候。

刚好是下午五点,不过太阳依然有些毒辣。

晒得人眼睛都睁不开,刘星脱下皮鞋,光着脚丫子牵着黑犊子下水的时候,被岸边的鹅卵石烫的那是直跳脚。

瓜子、小不点、小包子等小家伙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但一跳流动的河水中,那就舒服多了。

刘星看着清澈见底的河水,也忍不住脱掉上衣跳进河水中。

瓜子想跟着去,但下一秒她就吓得连连后退。

原来只要离开河畔,那河水的深度就会见涨。

凭借她的小身板,只怕到时候连一个浪花都不会掀起一个。

而刘星则是不同了,凭借一米九多的身高,居然可以站在河水中还露出脑袋。

这让小家伙们羡慕不已,但又不敢过去。

毕竟来河边洗澡,他们可是知道呛水的难受。

不过黑犊子却是没有这样的忌讳,因为它是水牛。

在水里面如履平地,一个猛扎,就潜到了刘星的身边。

不过很快它就离开了,去了更深的地方。

之所以这样,那是因为他将牛蝇也带到了刘星的身边。

这咬它可以抗的住,毕竟它皮糙肉厚。

可要是咬上刘星一口,那只怕会难受的很。

岸上徘徊的阿虎,见所有人都玩的这样开心。

突然间也纵身跳入了河水中。

这一幕正好让端木洪看到。

吓得连忙跟在了后面。

本以为阿虎不会游泳,当下一秒她就笑了。

原来这个阿虎是一个游泳方面的高手。

这在河水中居然能够游的很快不说,还能翻跟头。

没错,就是翻跟头,将脑袋上的水渍溅的到处都是。

也溅到了一旁玩耍的瓜子、小不点、小包子等孩子们的身上。

但孩子们没有一个感到反感,反而开心的笑了,捧水跟阿虎打起了水仗。

河岸边上,被刘冬菊抱着的小卤蛋,此时也在水中咯咯笑着,笑着眼睛都眯完了。

然而下一秒,刘冬菊却是脸上苍白的抱起了小卤蛋,然后快速的跑出河畔的范围,来到了岸上。

“怎么了?”岸上的端木洪连问道。

“河畔周围有蛇。”刘冬菊失声回道。

“是吗?”端木洪看了过去。

当发现真的有一条拇指粗细的草鱼蛇在河畔的水中游动,那是忍不住笑了:“别怕,这草鱼蛇它不咬人的,就算是咬人了,那也没毒。”

然而这话敢说完。

在河畔中玩耍的孩子们。

却是一个个惊慌失措的往岸上跑。

很显然,他们也看到了这条草鱼蛇。

阿虎见状,先是叫了几声,然后就朝草鱼蛇游去。

令人称奇的是,阿虎的游动速度,居然比草鱼蛇还有快。

也就是呼吸间,就追上了草鱼蛇,然后张嘴就咬住了。

“哇,阿虎好厉害啊!”小豆豆惊的瞪大了眼睛。

“是啊!连蛇都敢咬,太恐怖了。”这是小包子的唏嘘声。

“阿虎,把蛇蛇扔掉,小心它咬你。”小不点的想法却是跟所有人不同,她看着在阿虎口中挣扎的草鱼蛇,反而担心了起来。

“冒事,你不要担心。”瓜子见状安慰了一句。

阿虎的确没事,它见小家伙们一个个都不敢在下水了。

只得游到了岸边,然后爬了上去。

而它口中的草鱼蛇,此时早就奄奄一息了。

端木洪看了一眼,那是忍不住笑了。

“小姨,咱们还洗澡吗?”小不点这是怯生生的问了一句瓜子。

“当然洗啦,没看到舅舅还在和里面吗?”瓜子第一个带头跳到了河畔中,反正只有齐肚皮深的水,淹不到她。

而且对于大人们来说,只有膝盖深。

要救援的话,那也能很快做出反应。

然而接下来小不点、小豆豆、赵静、小包子等孩子们却是没有在敢下水了,究其原因,那是因为在下游突然间出现了好几头大水牛。

它们好像是冲着黑犊子来了,一个个气势汹汹,似乎要打架。

这种场面,对于刘星来说司空见惯。

但对于瓜子等孩子,那却是有些害怕。

“赶紧上来。”刘冬菊朝水中的瓜子伸出了右手。

“哦!”瓜子连忙抓住了刘星的手,然后借力爬上了岸。

而河中的刘星,却是没有想上岸的意思,因为他知道一般情况下这些突然间出现的大水牛不会找他的麻烦,而是会找黑犊子的麻烦。

但想是这样想,他还是一个潜水远离了黑犊子。

这可不是胆小怕事,而是他是知道黑犊子在打架这方面,可是从来没有怕过谁。

要是他呆在黑犊子的身边,只怕会影响黑犊子的战斗力。

而就在他刚刚钻出水面的那一瞬间,黑犊子就已经跟其他几头大水牛在水中打起来了。

起先还不激烈,有两头水牛还在一旁看着。

但是到了最后,它们见黑犊子这样厉害,就忍不住加入了打架的队伍中。

一时间,将本来清澈的河水都给搅浑了,好些躲在石头中的鲤鱼、鲫鱼都纷纷跳出了水面。

这一幕那是看的瓜子、小不点、小包子等小家伙们那是目瞪口呆,就连端木洪也都有些后怕,因为这动静实在有些大。

就在要带瓜子、小不点等孩子离远一点,一条约莫五斤重的大鲤鱼受不了浑浊的河水,居然从河水中一跃而起,然后朝岸边跳去。

“不好!”端木洪见鲤鱼跳落的方向是瓜子所在的位置,连忙冲了过去。

因为离得有些远,最后还是晚了一步。

可怜的瓜子直接被鲤鱼给砸中。

蹲坐在地上一时间那是懵逼了。

接着张嘴就失声哭了出来。

“你没事吧?”端木洪连忙查看了一下瓜子的小脑袋,见一点事情都没有,那是不由松了一口气。

“瓜子你别哭,赶紧把这条大鲤鱼给抓起来,等下回去让妈炖汤给你喝。”一旁的刘冬菊知道瓜子的性格,在一愣后,就连忙出言‘安慰’道。

这话果然有作用,不但让瓜子不哭了,反而还破涕为笑,站起来就朝岸边草丛中的跳来跳去的大鲤鱼扑去:“叫你砸窝,等下把你给恰了,看你还嚣张不!”

“小姨,窝来帮你。”小不点迈着小短腿跟在了瓜子的身后。

可是很快她就转身跑了,至于原因,那还是因为她跑到大鲤鱼的身边才知道。这条砸中瓜子的大鲤鱼居然超大,凭借她跟瓜子只怕根本就抓不住。

一旁的端木洪看着直摇头,见河水中的刘星安全得很,伸手就勾住了鲤鱼嘴,然后用丝茅草串了起来递给了瓜子:“拿好了,再跑了的话我可不负责抓了。”

“嗯,嗯!”瓜子连忙伸手接过。

但下一秒她就不开心了。

因为她这才发现。

这条鲤鱼居然跟小不点差不多‘高’。

而且根本就提不动。

接在手里面,差点被鲤鱼巨大的力量给带到河里面去。

刘冬菊知道这样下去不行,连忙腾出一只手帮忙接过的大鲤鱼。

小卤蛋看到这这一幕,那是连眨巴眼睛,拍着小手笑了起来。

但刘冬菊却是笑不出来了,原来河里面的几头大水牛,居然在追着黑犊子打,这样下去,只怕黑犊子会力歇而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