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97 爷爷(1 / 2)

我说这里是终点,其实也是起点。

众人倒抽一口冷气,道行到了他们这个境界,对事物的悟性也远超凡人。

他们听得懂我在说什么,也明白我的意思。

但就算完全明白,也依旧让他们目瞪口呆。一脸的匪夷所思。

"三千,你意思通过这里,可以去到另外一个地方?去到神界?"纳兰雄忍不住心中好奇,如此问我。

敖沧海这时摇了摇头,道:"陛下,也许不是神界,而是战场,是当年的先人强者,借封神之名。奔赴的那最终战场。"

看来敖沧海对鬼谷子尊崇备至,对他每一句话都铭记于心,才会得出此番推论。

纳兰雄沉默了,所有人都在沉默。

诺大的大厅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,每个人的呼吸都清晰可闻。

此时的我们很渺小,虽说放到外界。我们每个人都能制霸一方,但面对那未知的先人之秘,我们显得那般渺小。

因为铁一般的事实摆在眼前,当年的封神强者中很多都是地仙大圆满之上的境界,而他们无一归来,可见那神秘战场的恐怖程度。

而我也总算明白爷爷留给我的东西,为何要在我六十六层气机之上后方能打开了。

这所谓的六十六层不是上三境,不是天圣,是地仙大圆满之上。

唯有达到了人间气机极限,我才有资格去触碰那个秘密。

唯有弄明白了爷爷留给我的秘密,我才能去那最终战场。

想到这里,我又升起了一个念头。纳兰楚楚之前说红鱼告诉她,爷爷离开了,去帮我寻渡劫之法了。

难道爷爷去了那封神之所,去了无数先人大佬们消失的地方?

难道我二十三岁生死劫,和那最终战场有关?

越想我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,而我也就对四脚棺材内结界通联之地越发好奇。

然而好奇归好奇,我终究才是双天圣人,哪怕真实气机是二百零六层,也就是仙人境八层,我离那地仙大圆满还有着难以逾越的鸿沟,我还没有资格去触碰它。

"现在怎么办?就算来到了这里,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?"纳兰楚楚有点失望地问道。

她还指望我们能通过这里进入半仙城,再去大金最北方的禁地,去救叶红鱼呢,现在却被卡在了这里。

"诶。地仙大圆满啊,现在哪里还有那样的高手?先人们对我们后人也太过自信了,给我们出了一个压根就解决不了的难题。"纳兰雄也摇了摇头。

这时。鬼帝宋余庆突然将一身滔天阴气爆开,沉声道:"我来!"

他鬼气森然,整个魂魄在鬼气映衬下变得通体乌黑发青。隐隐间竟有凝体之相。

强如敖沧海他们这些仙人境高手,面对此时宋余庆的鬼气,都忍不住后退了数步,因为鬼气太过昌盛,让人灵魂颤栗。

看到这一幕,我这才想起来,宋余庆之前给我提过一嘴,他说他修了几千年的鬼气,也好不容易在两年前。突破到了极限的六十六层。

他已经不是鬼帝,而是鬼仙,也许再踏一步。一步封鬼神。

一步步踏向那四脚棺材,宋余庆对我说:"三千,我去了。不管接下来发生什么,你们且看着!切记勿轻举妄动,我只是想让你们看看,到底会发生什么。让你们亲眼见见那最终之秘。"